英国商法简介-违约后的补救措施

  • A+
所属分类:银行融资

违约后的补救措施 在当事人一方违约后,受损害一方的当事人有权采取某些补救措施,它们包括:(1)停止继续履行合同;(2)诉请赔偿损失;(3)诉请给付劳务报酬;(4)诉请强制履行合同义务;(5)诉请法院发布禁令。 一、受害方停止继续履约 在当事人一方违约的情况下,另一方当

违约后的补救措施

在当事人一方违约后,受损害一方的当事人有权采取某些补救措施,它们包括:(1)停止继续履行合同;(2)诉请赔偿损失;(3)诉请给付劳务报酬;(4)诉请强制履行合同义务;(5)诉请法院发布禁令。

一、受害方停止继续履约

在当事人一方违约的情况下,另一方当事人有权视原合同已经解除,同时有权拒绝继续履行原合同。但是根据1939年戴依斯诉英国国际矿业公司案判例,主张撤约权的当事人有义务返还他已经取得的利益(例如货款),在该当事人诉请违约赔偿时,则应在索赔数额中扣除其所得价款或利益[1]。在原合同中约定给付的情况下,如果买受人违约,则他无权请求返还定金[2]。

值得说明的是,这一补救措施仅适用于实质性违约的情况。在当事人仅违反合同中保证条款的情况下,受损害的当事人仍须履行原合同义务,但他有权就所受损失诉请赔偿。

二、受害方诉请赔偿

在当事一方违约的情况下,另一方当事人有权提起赔偿之诉:但如果该当事人没有遭受实际损失,他通常仅能获得名义性赔偿而不能取得实质性赔偿。前者通常是以少量金钱给付来确认该当事人的合法权利受到侵害。

(一)赔偿额的计算

根据普通法判例,实质性赔偿额的计算应遵循以下法律原则:

1.依据原合同被履行的情况下受害方应当获得的利益来计算赔偿额。这一原则在法律适用中又可分为若干种情况。首先,在原合同为货物买卖合同的情况下,如果所涉货物随时可以在市场上买到,赔偿额应以该货物的原合同价格与违约时其市场价格的差额为准。因此,如果该市场价等于或低于原合同价格,那么受害方当事人将不能取得实质性赔偿。其次,在原合同标的为特别订做物并且在市场上无法买到的情况下,如果买受人购买该物用于再销售并且出卖人知道这一情况,那么违约供货人应支付的赔偿额以买受人的利润损失为准[3]。再次,在当事人行为构成侵权或属于违约解雇他人的情况下,受害方应取得的赔偿金中应包括其全部收入损失。最后,在依据上述原则计算赔偿金时,还应考虑受害方当事人因此而蒙受的税收损失:其中受害方当事人因对方违约而减少其税收负担的,在赔偿金计算时应减去该税额;受害方当事人因对方违约而增加税收负担的,则应在计算赔偿金时增加该税额[4]。此外,在一方当事人提前违约的情况下,受害方当事人有权请求对方给付与实际违约相同的赔偿金;但如果受害方当事人在合同届期时也将不能履约的,则应视为原合同已被解除,该当事人无权诉请赔偿。

2.在依据上一规则计算赔偿额时,规则中所说的受害方应当获得的利益必须是当事人在订约时可以合理预见的利益。这一原则由1854年海德莱诉伯克塞得利案判例所确立。根据该判例,只有在违约当事人应当合理预见其行为直接(而非间接)会造成对方可得利益损失的情况下,才对该损失额承担责任。在该案中,原告磨坊中有一机轴断裂,原告委托被告将该机轴带给某制造商重做。后因被告过错拖延致使原告磨坊不合理地延长了停工时伺。法院判裁:被告应当对原告的此部分利润损失承担责任,因为他可以预见其行为直接会造成原告的利润损失[5]。这一原则同样适用于拒绝交货或迟延交货的情况。例如在1949年维多利亚洗衣店诉纽曼工业公司案中,原告洗衣房向被告购买一台锅炉,而被告在规定交货期的5个月后才履行交货。原告就延迟交货期内的日常生意和几宗重要染色生意的利润损失诉请赔偿。法院判决:被告应当赔偿原告洗衣店的日常利益损失,但对原告染色生意的利润损失不承担责任,因为它是被告所不应当预见的损失[6]。

3.如果根据合理推定,当事人双方在订约时就已经预见到违约行为可能会造成某种损失,那么即使该损失并不是该违约行为的直接自然结果,受害方当事人仍有权就其诉请赔偿。例如在1923年宾诺克布鲁斯诉利斯公司案中,原告向I公司购买了一批椰仁饼,此后又将其转卖给A公司,而A公司又将该货物卖给B销售商,B销售商最后将其卖给农民喂牲口。由于该椰仁饼有毒导致牲口死亡,各环节的买受人均向其出卖方,原告遂向L公司诉请追偿。法院判决:由于当事人双方均应当预见该椰仁饼最终用于喂养牲口,故原告有权对其在其他诉讼中支付的赔偿和费用向l公司追偿[7]。值得说明的是,在涉及此类情况的案件中, 1873年豪民诉内陆铁路公司案判例规则似乎具有更实际的意义。根据该判例,如果当事人一方违约会给对方造成不寻常的损失,那么后者应当在订约时就将这一情况告知前者,否则不能推定当事人对此类损失应当预见[8]。

4.违约行为和应得利益损失之间必须存在直接因果关系,如果某一应得利益损失是由于受害方当事人自己的疏忽或其他事件造成的,应视为原因果关系链条已经中断。例如在1982年兰勃特诉利斯案中,原告从某销售商A处买到一副牵引钩,该牵引钩由制造商B设计制造。原告在某次使用该钩牵引拖车时曾发现挂钩处已有裂痕,但并未采取任何措施。此后原告的雇员因使用该牵引钩驾车而造成车祸,致2人死亡,2人受伤。原告据此向该牵引钩的销售商和制造商诉请赔偿。法院判决:该制造商由于牵引钩的设计瑕疵,应承担?5甲。的责任,原告本人因其疏忽也应承担25%的责任;而该销售商则对当事人损失不承担任何责任,尽管在该牵引钩销售合同中他负有商品适用性的默示责任,但本案损失直接源于原告的疏忽,而非源于销售商违反默示担保条款[9]。

在合同法上,违约行为受害人的经济损失可以得到赔偿,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根据1854年海德莱诉伯克塞得利案判例规则,这一经济损失必须是当事人可以合理预见的,并且它与违约行为之间须具有直接因果联系。在侵权法上,受害人的经济损失只有在符合1964年海德里·伯恩公司诉海勒合伙公司案的过失误述规则情况下才可能得到赔偿[10];而根据1982年朱尼亚图书公司诉维特金公司案判例规则,只要侵权行为受害人能够充分证明直接因果关系,甚至连受害人的间接经济性损失也可以得到赔偿[11]。

5。由违约行为给对方造成的无形损失或精神损坏也必须估价给付实质性赔偿。根据现代判例,这里所说的无形损失既包括因违约行为导致受害方当事人的机会丧失,也包括受害方遭受的失望和精神苦恼。例如在1973年加文斯诉天鹅旅游公司案中,原告参加了被告公司组织的为期15天的商业旅游,但在瑞士的游览活动中被告公司未依事先许诺举办别墅聚会,其滑雪设施不足也令人失望。原告据此诉请赔偿。法院判裁:原告因其在娱乐方面遭受的损失有权取得J25镑的赔偿金[12]。又如在1976年考克斯诉菲利浦工业公司案中,原告为被告公司的冶金工程师。由于他与公司老板的意见不合,公司未经事先通知即将其调到一个不太重要的岗位上。尽管原告的工资照旧,但他感到精神上沮丧和压抑,并因此而生了病。法院裁判:被告公司对原告工作的调整构成违约行为,并直接造成原告的精神消极,故应当承担500镑的赔偿金[13]。 (共计3页)
上一页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