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反腐对外国企业的影响

  • A+
所属分类:银行融资

中国反腐运动将令经济获益

本周二,中国官方宣布了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因贪腐被审查的消息。这条消息表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2年底发起的反腐行动已变得多么的重要,其影响已超越政治权力范畴,而蔓延至经济领域。反腐对于在同一时间展开的、更广泛的改...

       中国国内政治从未对全球企业产生这样的影响。

       本周,中国持续进行的反腐败斗争扳倒了曾经权倾一时、在能源业和政法部门根基深厚的周永康,以及维他麦(Weetabix)生产企业——光明食品(Bright Food)的原董事长王宗南,这两件事展示了反腐会如何影响海外合资项目和投资交易。

       中国媒体周二证实了盛传一年的消息:周永康因“涉嫌严重违纪”(这是共产党对腐败行为的委婉说法)而被立案审查。周永康的权力根基在能源和矿业,他曾是中国企业“走出去”以获取资源的积极倡导者——国有的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CNPC)在过去一年被拘留的多名高管则是该政策的工具。

中国需求转型应跨越“三座大山”

四十年前,中国人能吃饱算过得不错。四零后和五零后们退了休,生活还是很节俭,挨过饿,穷怕了。三十年前,穿皮鞋,家里能看上电视算过得不错。二十年前,家用电器基本配齐了,夏天晚上能开着空调睡觉算过得不错。十年前,住大房子、开汽...

                            中国反腐对外国企业的影响

       就连加拿大这样的遥远国度也感受到涟漪效应。中国对加拿大油砂投资项目的合作伙伴——阿萨巴斯卡石油公司(Athabasca Oil Corp)——本周股价下跌13%。自4月初以来,该公司股价累计下滑24%。阿萨巴斯卡在4月初宣布,CNPC的上市子公司中石油(PetroChina)将收购多佛(Dover)油砂项目剩余的40%权益。在那之后,中石油加拿大业务的两名高管在反腐败清洗中落马,13.2亿加元(合12.3亿美元)的转账支付尚未完成。

       阿萨巴斯卡周一表示,它在继续“与(中石油的加拿大子公司)凤凰能源控股(Phoenix Energy Holdings)合作,以完成这笔交易”。

       同样在本周,中国反腐败斗争的触角伸到了英国人的早餐桌上。2012年,王宗南担任董事长的国有企业光明食品收购了维他麦早餐谷物业务。本周官方宣布,王宗南因之前在上海执掌其他国有企业期间的相关行为而被立案侦查。

       对于寻求与中国做交易的跨国企业来说,问题已经从如何接近中国公司,变成当这些中资合作伙伴(或其掌门人)突然身败名裂时会发生什么。

       近几个月来,从加拿大到柬埔寨和刚果,一个又一个拟议中的项目被画上问号,因为它们的中国支持者落马了。

       “这样的反腐败调查对大家都是新鲜事,”杰富瑞(Jefferies)驻香港的分析师、研究范围覆盖中石油的Laban Yu表示。“刚开始,每个人都告诉我这是老一套,不会有什么大变化。但现在一些项目看起来岌岌可危。”

       在金边郊外,一个湖泊已被抽干,以便为柬埔寨首都的时髦新商圈提供地皮。但这块地仍闲置着。

       铝业企业家陈基鸿旗下德正资源(Dezheng Resources)的一个部门曾与有影响力的柬埔寨参议员Lao Meng Khin签署合作协议,投资开发万谷湖(Boeung Kak Lake)房地产项目。当时(2011年)这已经是一个备受争议的项目;世界银行(World Bank)曾暂停向贫穷的柬埔寨发放贷款,迫使该国政府妥善补偿1万名被迫搬迁的居民。

       然后,今年4月中国调查人员拘留了陈基鸿,作为中国西部一宗腐败调查的一部分。他的失踪导致青岛港一起金属融资丑闻曝光,这起丑闻可能导致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损失高达2.5亿美元。

       在澳大利亚,去年,对Sundance Resources(该公司曾提议在喀麦隆和刚果共和国边境开发一个50亿澳元的铁矿石项目)的14亿澳元收购交易不了了之,原因是貌似无所不能的中国企业家刘汉突然消失。周永康执掌西南的四川省期间,刘汉通过与他拉关系做起矿业生意。今年5月,刘汉因有组织犯罪被判处死刑。他的辩护理由是,他是在执行“领导”(未指名)的命令。

       杰富瑞的Laban Yu警告,尚未敲定的交易最有可能受到权势人物突然倒台的影响。

       决策已变成中石油的一大问题。过去一年里,该公司有数十名高管被拘留或受到讯问。许多人,包括印尼业务部门的主管,曾在中石油的国际项目中扮演关键角色。

       不过,在反腐败调查推进之际,国有企业已经做出的资本支出承诺很可能会兑现,因为中国庞大且仍在不断增长的经济对资源有根本上的需求。

       厦门大学能源专家林伯强认为,中国不会因为周永康的倒台而停止“走出去”战略。

       当中石油在2009年首次投资于加拿大油砂时,那笔交易对于这家传统上专注于常规油田的公司是一个突破。但它肩负北京方面下达的政治任务,即为中国蓬勃发展的经济获取海外资源。许多人觉得,该公司为高风险的油砂项目付出的溢价,只不过反映了它自己在助燃的繁荣所带来的膨胀价位。

       现在,这场反腐败调查不寻常的公开性质,让外界更清楚地窥见金钱和权力在当今中国已变得多么密不可分,并对交易的达成产生着影响。

       周永康的家人在能源领域保持着多元化的商业利益,中国媒体报道指他的儿子获利于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在伊拉克的合同,尽管官方尚未宣布正式的刑事指控。他的小姨子贾晓霞(Margaret Jia)是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在加拿大的代表。

       卢克?佩蒂(Luke Patey)表示,在未来数月乃至数年里,围绕周永康落马的国际影响,一个大问题是,东道国要如何回应有关中国投资者与国内腐败案件有关连的报道?佩蒂曾在他的《新的原油之王》(The New Kings of Crude)一书中追踪周永康对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投资苏丹的支持。

       “多年来,中国国有石油公司竭力否认自己是中国政府和共产党的政治工具。这种政治性质现在表露无遗。”

       Owen Guo 和克里斯蒂安?谢泼德(Christian Shepherd)补充报道

       延伸阅读:反腐调查揭秘中国资金外流渠道

       中国的反腐败调查让人大开眼界,了解到许多绕过资本管制的渠道。

       按规定,中国公民每年汇至境外的资金不能超过5万美元,可实际上,数以十亿美元计的巨额资金各显神通地流向海外资产,比如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英国伦敦肯辛顿,或者法国南方蓝色海岸的房地产。

       据分析师和学者们介绍,这种资金流动是通过一些极富创意的方式实现的,即便在用于常规商业用途时也是如此。

       在中国市场化改革的最初几十年里,国营和私营公司往往低报出口利润,把剩余外汇藏匿在境外银行账户。这使它们能够方便地购买原材料或进口其他物资,而无需通过繁琐的审批流程。

       另一种流行的方法是虚开账单。身败名裂的政治人物薄熙来的妻子谷开来就曾经找到英国一家热气球运营商,拟在薄熙来当时担任市长的大连引进热气球。她让这家英国公司在商业发票上虚开运费,金额就相当于她的儿子在英国的学费。

       此类渠道一旦建立,往往被用于腐败用途。

       提交法庭的各种证据表明,资金可以被转移至中国境内拥有境外账户的人,由其进行相应的境外交易。

       为方便企业,中国已经放宽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实行的严格资本管制。但是,正当的境外投资给那些在经济繁荣期间致富的家族带来机会,使他们能够把财富转移到国内监管者触角范围以外的地方。

       美奇金投资咨询公司(J Capital Research)创始人杨思安(Anne Stevenson-Yang)表示,很多交易在冠冕堂皇的理由背后另有玄机。

       她说,这些交易并不总是像声称的那样,是为了“获取海外资源以满足中国经济增长的需求”,或者“获得市场推广及分销方面的知识”。

       相反,真正的理由是,该交易涉及一笔来自中资银行的贷款,这笔资金可在境外存入账户。

       “那些事才是目的——而不是他们要收购的东西,”杨思安表示。

声明:
本文由巨成投融资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巨成投融资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发送至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二季度我国经常项目顺差4448亿

国家外汇管理局7月30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我国经常项目顺差4448亿元人民币,资本和金融项目逆差2273亿元人民币,国际储备资产增加2175亿元人民币。  按美元计价,二季度我国经常项目顺差722亿美元,其中,按照国际收支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