券商地下融资:祸水不断

  • A+
所属分类:银行融资

icxo.com编者按】爱建证券违规账外拆借资金20多亿元炒作股票,并涉嫌挪用社保基金。消息传出,爱建系股票应声大跌,随后爱建证券头号人物刘顺新被刑事拘留……地下融资败露券商接连关张统计显示,目前游离在市场内外的私募基金规模在4000亿元左右,地下融资市场规模

  xx证券违规账外拆借资金20多亿元炒作股票,并涉嫌挪用社保基金。消息传出,xx系股票应声大跌,随后xx证券头号人物刘顺新被刑事拘留……地下败露券商接连关张统计显示,目前游离在市场内外的私募基金规模在4000亿元左右,地下融资市场规模之大令人触目惊心。同时,违规进行地下融资,坐庄炒作股票事件接连暴露,导致证券公司频频被关。1月2日,南方证券因违规代客理财以及历史遗留问题,导致巨额亏损,被政府行政接管。2003年12月5日,新华证券因违规进行国债回购融资,炒作百科药业使其崩盘,被证监会撤销。

  到目前为止,已先后有中国经济开发、鞍山证券、大连证券、富有证券、佳木斯证券、新华证券和南方证券等多家证券公司涉嫌地下融资被关闭、撤销或接管。

  从被关闭或撤销的证券公司看□主要涉及四项违规融资:违规代客理财;私自挪用客户保证金;违规国债回购;借发债名义违规融资。

  融资无门铤而走险

  “谁都知道违规融资的后果,但总部每年下达的融资任务很重,你必须设法完成;再者,两年来营业部经营十分困难,总部不会拿钱来养活我们,营业部融资搞自营也是为了生存。”广发北证营业部负责人苦恼地说,长期以来,营业部总经理一直生活在利润指标的重压之下。

  “铤而走险违规融资实在是迫不得已,因为市场持续低迷,资金始终捉襟见肘,生存压力巨大。”大鹏证券负责融资的一位副总坦陈,由于券商几乎没有融资渠道,自有资金又非常有限,要拓展业务,缺少足够的资金运转,事情自然就发展成这样了。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一般情况下,券商从银行拆借资金,由于银行信贷较严,能拿到的量很有限,没办法就只好通过证券营业部进行违规融资活动,因为营业部的融资渠道多,比如联手私募基金、挪用客户保证金、违规国债回购等,于是营业部变成地下融资的主要窗口。

  一份券商分析报告显示,目前证券公司总数为131家,维持其生存的基本交易量应为每天60亿元至700亿元。事实上,目前沪深两市每天只有不足200亿元的成交量,意味着三分之二的券商处于亏损状态。

  美国沃特财务集团的高级财务顾问龚茂泉指出,尽管中国券商全行业亏损与大气候有关,但是制度缺陷、内部监管混乱、高管层腐败是不可忽视的原因。

  地下融资形形色色

  “一个拥有20多亿元的私募基金与我们常年保持联系,行情好时就联手做股票,因为是老关系,融资条件比较容易谈定。”一位营业部负责人说,地下私募资金基本成了券商心照不宣的融资活动。

  在委托理财业务中,一些非法的“账外理财”业务不断引发造假和诈骗行为,者经常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遭受损失。此前,在关闭鞍山证券的调查中发现,福建水泥委托理财资金3400万元被鞍山证券公司私下挪用。随着鞍山证券被证监会关闭,福建水泥的这笔巨款很可能一去不复返。

  违规国债回购是券商的另一个融资“黑洞”。富友证券违规国债回购,融资金额高达39亿元,将其中约20亿元的资金用于徐工科技的炒作;导致徐工科技连续出现7个跌停板,股价从18.36元暴跌至8.39元,跌幅达54%,随着富友的资金链断裂,徐工科技流通市值蒸发大半,投资者损失惨重。

  据调查,富友证券违规国债回购事件中,涉及商业银行、国有企业、等在内的几十家机构;其中上海农信社是最大客户,涉及金额高达17亿元左右,占富友证券挪用国债总额的近半数。

  赵锡军指出,券商违规融资数额巨大,手法隐秘,事发后局面往往已经难以收拾。为了保证证券市场的正常运行,保护投资者的利益,管理层应尽快疏通正常融资渠道,严格监管制度。

  券商不保直逼银行安全

  “我们很难想象南方证券会出这样大的事。”工总行公司业务部的一位副总表示,综合性大券商尚难独善其身,那些规模小的也许更严重。我们不得不重新审视券商的运营情况对银行安全的影响。银监会郑重地告诫全行业,要抢在查清券商贷款已给银行造成的损失或潜在损失之前,减少银行与券商的融资合作。显然是针对南方证券的问题而作出的反应。

  “现在,对券商的贷款业务控制很紧,基本不让做了。”交通银行总行机构处某工作人员表示,“管理层的意思是得先暂停一下。”

  “近来,由于证券公司不断出事,银监会开始担心银行陷入券商的风险漩涡到底有多深,受到牵连的程度有多大。”银监会银行监管处负责人表示。

  2004年1月8日,中国银监会紧急召集各大银行内部会议,下令银行收缩券商的融资贷款业务,要彻底清查各行对券商提供融资服务的真实情况。会议强调,带有非法融资性质的“场外一天头寸拆借”是清查重点。

  数据显示,就在会议当天,同业拆借市场中信用拆借成交99.76亿元,比上个交易日减少83.93亿元;1月9日,拆借成交79.30亿元,又减少了20.46亿元,而拆借平均利率则从2.1203%上升到2.1837%,增加了6.34个基点。国债回购市场中,8日、9日最活跃的r007品种,成交量剧减70%,利率大幅上升50%。由此可见,银行在进行自我保护时的态度和速度。

  如果任由当前形势发展,券商地下融资的多米诺骨牌难免不倒向银行一方。

  券商倒闭政府接盘

  1月2日南方证券被行政接管。“保证金被挪用的客户终于可以放心了;各机构的巨额债款,也由于政府的介入,将可以名正言顺地挂账了。”一位已经离开南方证券的人士解释,涉及面太大,政府不得不接盘。据《财经》披露,南方证券自营损失30多亿元,挪用客户保证金19亿元。

  而政府接盘意味着,这些欠款将由政府妥善安排。

  2003年12月5日,新华证券被撤销,亏空高达18亿元。央行一次性拨付14.5亿元填补该公司客户保证金窟窿,吉林省政府拿出4亿元现金替该公司委托理财亏空埋单。

  “这实际上对中国人民银行的基础货币发行构成了巨大压力。”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研究员范建军认为。

  券商倒闭后,政府出面接管,虽然避免了动荡风波,但是政府的埋单行为,对纳税大众是否公平是问题所在。

  事件观察:拓宽融资渠道

  “券商融资渴求遭遇瓶颈是目前地下融资的起因之一。”国泰君安研究所李迅雷所长认为,证券公司是证券市场运行的桥梁和纽带,顺畅的融资渠道是其平稳运行的保证。如果没有这个渠道,或渠道不畅,就可能迫使其对业务进行过大幅度的调整,或者从事挪用保证金等违规行为。长期以来□融资渠道不畅,是制约证券公司职能正常发挥的重要体制性原因之一。

  李所长指出,相对于券商日益高涨的融资需求,现有的短期融资渠道不过是杯水车薪,因而不少证券公司对此的实际使用频率并不高。此外,由于门槛条件较高,券商发债受惠面有限□能够从事集合性资产管理业务的券商数量也相当有限。

(共计2页)
上一页
1